浣词

是青春期也乖乖的小基(*°∀°)=3

3、迷恋


  七分钟后朱雀捣毁水牢大门时,布莱恩微微一笑:“零骑大人的战斗力不容小觑。”

  朱雀操作着兰斯洛特收起冲击炮:“放开陛下。”

  “那是不可能的。”布莱恩抬手用枪口指着鲁路修的头,“枢木朱雀,从兰斯洛特里出来,关掉能量盾!”

  在布莱恩身前,几架小型机甲已端正了手中的机枪。

  朱雀在兰斯洛特的前视窗口中锁定了被吊在水里的鲁路修。虽然只是半身在冰水混合物里,但或许是一开始挣扎过度,也或许是布莱恩恶意所为,弄得鲁路修连头发也湿淋淋的。他被布莱恩用手枪指着太阳穴,神容疲...

2、Refrain


  “C.C.还在帝都?”

  朱雀有些吃惊,与他形成对照的是悠闲喝水的鲁路修。

  “啊,那也是没办法的吧。”鲁路修操作着显示屏,让兰斯洛特的战斗影像定格在一个远景,又慢慢放大,“帝都必须有人照应。杰雷米亚已经分身乏术了——朱雀,这个动作是什么?”

  C.C.又要扮演鲁路修了么?

  不过,不论如何,朱雀都很佩服鲁路修一心多用的能力。

  朱雀的手臂越过鲁路修的肩膀,按下开始播放的按钮,看了几秒后说:“是展开能量翼的预备动作,不这样做的话,能量翼...

1、开场


  “皇帝陛下太奢华了……”

  “莱娅小姐,你不怕被听到——呃,零骑大人……!”

  朱雀冷眼看着那名侍女哗啦跪了下去,而她如花似玉的脸庞上立时布满了恐惧。方才对皇帝出言不逊的贵族少女虽然强自镇定,但肩胛却在暗中颤抖,带动背上披着的粉色长卷发柔浪起伏。

  朱雀无意摆威风,便道:“陛下有什么新令?”

  “裁定了新衣……只是皇帝陛下不太满意。于是,又添了几处纹样……”侍女恭恭敬敬地回答。

  鲁路修……

  朱雀本想径直走了便...

皇帝的大头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一个褪色的红毛,不打标签了(「・ω・)「

写在前面的话:

  是双艾本《Geminate Flower》的文!回头看有点中二,感谢大家不嫌弃~


爱丽丝→白

艾莉丝→黑


  “艾莉丝、艾莉丝?”

  在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中,有焦急的声音在虚无地飘荡。

  “不要再玩了,快点出来吧!”

  点点纯白的荧光温柔地围绕在呼喊的少女身边,和她白色的头发和衣饰形成柔和的映衬。

  “爱丽丝找不到就让我自己出来吗?才不呢~”

  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另一个少女嬉笑...

写在前面的话:

  是在写双艾本时因为个人喜好而弃掉的文,因为……出现了橘子。

  不过看看也还好,就发了出来。

  基本按照剧情来,以白艾的视角脑补了一下~

  艾莉丝→黑

  爱丽丝→白


  “艾莉丝、艾莉丝?”

  在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中,有焦急的声音在虚无地飘荡。

  “不要再玩了,快点出来吧!”

  点点纯白的荧光温柔地围绕在呼喊的少女身边。

  “爱丽丝找不...

写在前面的话:

新婚不是那个新婚,但是感觉是一样的!想看甜甜的恋爱(555)

诗来自冯至的《桥》,超级美丽的一首诗!!!

(不会用乐乎编辑,哭了,怎么搞首行缩进呢,手打。。。)

(布雷克)

 

  “您、您没问题吗?看上去……”

  “清理一下现场。”

  “是……但是,请医师包扎一下吧,布雷克大人?”

  “不要管我,做你自己的事。”

  看着犹疑的下属终于开始了他的工作,布雷克转过身,抹了一把脸:净是血和泥。太狼狈了。

  他捏紧手杖,才发...

  青灰色的薄雾笼罩在奥兹华尔德身边。在薄雾后,他能看到一些稀稀落落的松树和杉树。那些树丛之后,又是一个灰色的高大剪影——一座高塔。

  奥兹华尔德本下了决心,要按照往常日程把这一段林间小路走完,但像前几天一样,有什么感觉阻止了他。

  不能去。

  那感觉传递给他离开的信息。

  他只往雾中再看了一眼,罕见地快步折回了巴斯卡比鲁家的中心。

  奥兹华尔德有好一段时间没去那儿了。他只记得那儿有一座废塔,其他的则模棱两可。刚刚接过当家担子的奥兹华尔德,对一些秘密并不清楚——或许上一任格连知道吧。

  奥兹华尔德坐在书桌前,拿起羽毛笔继续写...

1 / 3

浣词

一个写小故事的人。
望月淳ph/反逆/秦时/霹雳

© 浣词 | Powered by LOFTER